• 浅谈计算机多媒体技术的应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离合词作为汉语中一类特殊词,汉语界对其性质各执一词。反映到实际对外汉语教学中,对外汉语界对其重要性并未引起足够重视,留学生各种偏误层出不穷。本文从留学生在离合词学习中常犯的偏误类型及偏误原因入手对留学生所犯偏误进行分析,对对外汉语教学中如何进行离合词教学做一些初步研究。 关键词离合词偏误对外汉语教学 一、引言 汉语中存在着这样一类词,合在一起是一个词,拆开时中间可以加入其他成分变成一个词组。对于这类词的定性,语法界的看法不一,有的认为这类词应该称为词,因为它们具有词的基本特征;而因为这类词的可扩展性,有的人又主张称它们为词组;还有一些人则认为应当根据这类词在不同的条件下,给予其不同的名称,当其合在一起时称之为词,扩展时称之为词组。由于对这类词的定性,语法界各执己见,反映到实际对外汉语教学中,教材对该类词的词性标注不明,导致了教师们在实际的教学中很难操作。留学生这样的错误屡见不鲜 今天我要见面我的老师。∕玛丽结婚杰克。 二、留学生所犯偏误类型 鲁健骥将偏误归结为四类“遗漏”、“误加”、“误代”和“错序”。本人就手头所拥有的资料,借用这种分析框架对留学生的偏误进行分析。 (一)遗漏 “遗漏”顾名思义为句子不完整有缺失。如例句 他看病就回了宿舍。——他看完病就回宿舍。 挂号才能看大夫了。——挂完号才能看大夫。 我喜欢夏天。可以游泳。——我喜欢夏天,可以游游泳。 周末你做什么?——我常常聊天、上网。——周末你做什么?我常常聊聊天、上上网。 、涉及到动宾关系离合词。动宾关系离合词有三种离合情况一是必须拆分;二是不可拆分;三是离合两可。离合词在表完成态句子中时,离合词要拆分使用。拆分句式有两种或是中间插入表完成时态;或是把离合词的后一成份提到前面。因此“看病”后必须补上一个“完”字,“挂号”后也必须补上一个表示完成的“完”字。、则涉及到离合词的重叠形式。重叠有表示时量短的意思,除此之外,它还可以表示随意、列举之意。、例句在句法上看似成立,但是在语义上未免生硬。作为表明自己的兴趣爱好以及说明自己常做之事,用上重叠式会更符合中国人的表达习惯。 (二)误加 指无须加上某些成分而加上所导致的偏误。如例句 老师,仁准正在睡睡觉。——老师,仁准正在睡觉。 准尤常常在教室吸吸烟。——准尤常常在教室里吸烟。 这里使用了离合词的重叠形式有时短量少之意。而其修饰语“正在”“常常”则有持续之意,表短暂的跟表持续的合在一起使用,显然是冲突的。 (三)误用 这里的“误用”有两种状况一是碰到离合词时不知道要使用其分离形式;二是把不能分开的复合词当作离合词使用。如例句 我每天八个小时睡觉——我每天睡八个小时觉。 迟到的一个时候,应该向老师道歉。——迟到的时候,应该向老师道一个歉。 我们每天汉语上课。——我们每天上汉语课。 我们家乡出椰干的产很多。——我们家乡出产很多椰干。 我们在巴厘的海边收了很多贝壳集起来。——我们在巴厘的海边收集了很多贝壳。 这里“睡觉”“道歉”“上课”作为离合词带上时间短语和宾语时,必须使用它的分离形式,将时间短语和宾语放在中间。而“出产”“收集”是复合词,不具备离合形式,在例句中可以直接带宾语。 (四)错序 所谓“错序”即因句子各个成分顺序排列不当所导致的偏误。如例句 我没游泳过。——我没游过泳。 我们聊天完已经十二点了。——我们聊完天已经十二点了。 大卫病了,发烧高了。——大卫病了,发高烧了。 他帮忙了我一个大。——他帮了我一个大忙。 理发了,回家洗澡热水以后,觉得很舒服。——理了发,回家洗了热水澡以后,觉得很舒服。 例、同样涉及到离合词带补语的问题。离合词带补语时,可插入结果补语、趋向补语、时量补语和数量补语。插入结果补语或趋向补语。补语一般是单音节词,这个补语要紧跟在后,而且只能在“了”前。所以“过”和“完”只能放在“游”和“聊”之后。例、、涉及到离合词带定语的问题。插入离合词的定语可以是数量词、代词、形容词、动词、名词或短语。插入定语只可能有一个位置,即紧挨着宾语。故“高”和“大”只能紧紧跟着“烧”和“忙”。“热水”也只能放在“澡”前面。 三、偏误成因 离合词偏误来源有多方面。本文仅从母语负迁移、语泛化及离合词本身的特点来考察。 (一)母语负迁移 留学生习得汉语时常常受到母语影响,会不自觉地用母语去解释语,从而产生母语向语的迁移。而迁移又分正迁移和负迁移。对留学生习得汉语起干扰作用的为负迁移。留学生的离合词习得偏误大多就是受到母语负迁移的影响。如“游泳”“见面”“结婚”这些词在英语中分别是、、,母语为英语的留学生在学习这些词时常常会不自觉地将母语中这些词的用法扩大到语中,从而造出“我今天游泳一小时”“我见面我的老师”“我结婚他”这样的句子。 (二)语泛化 所谓的语泛化即学习者将所学的有限的语知识以类推方式不恰当地套用到语知识的学习上而产生偏误。留学生大多是成年人,有较强的归纳总结能力。由于所学的知识有限,他们在进行总结归纳时,常常会将某一些语言知识过度类推从而出现语的泛化。如留学生先习得双音节动词重叠后,才接触到新的语言点——离合词。这样的习得先后顺序造成了留学生在习得新语言点——离合词时,会不自觉地将双音节动词的重叠形式泛化到离合词的重叠上,造出这样的句子“我们去散步散步”“他喜欢游泳游泳”。 (三)离合词本身的特点 由于离合词本身可分可合的特点以及它在具体使用当中的复杂性也是引发离合词使用偏误的重要原因。离合词兼有词和短语的这种特征加大了留学生在区分双音节动词、动宾离合词和动宾短语的难度,使留学生在使用当中容易产生偏误。再回到离合词在具体使用当中的复杂性。口语是离合词产生的肥沃土壤。离合词是言语交际对词汇作用的结果,在交际性强的语体中被得到广泛应用。如“我头发长了,请您帮我理发吧。”(愿意理发)“我头发又不长,理什么发啊。”(不愿意理发)不同的语境赋予了离合词离与合时不同的感情色彩。如果留学生并未很好地理解这些语境,不了解这些词出现的动态环境,他们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用这些词什么时候不能用这些词,什么时候使用合的形式什么时候使用它们的扩展式的。因此这也造成了他们的表达方式单一,表达内容大为逊色。相应地,他们的汉语水平也很难提高。 四、离合词教学策略 讲清用法 离合词是一个跨度非常大的词语。在学习离合词时,有些留学生常常以回避方式来应对。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离合词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在口语中被广泛应用,是无法避开的。于是在教学中讲清离合词的用法便成了当务之急。离合词本身的可分可合性决定了教师在教学时必须兼顾到离和合两种形式的用法和特点。我们主张教师在教学时要遵循先合后离的原则,即在初次碰见离合词时先让学生掌握其整体的意义和语法功能,在深入学习后碰见相关语法点时,再向学生讲解其扩展形式。学生所犯错误在于什么时候分什么时候合不清楚,因此作为教师应当讲清差别,讲清楚用法。特别是对于留学生常犯错误的,如离合词什么时候带宾语、补语、定语,带宾语、补语、定语时各个成分之间的位置怎样,以及什么时候用其离、什么时候用合的形式,用这些有什么作用,教师要多加讲解。 提供多样的练习形式 语言学习是一种技能的学习,在掌握了离合词的用法之后,通过多样的练习形式,多加练习,方能实现熟能生巧的。因此,我们主张在课后应当多增添一些有关离合词用法的相关练习。练习形式可以多样化,不仅仅是通过常规的改错练习、扩展形式的替换、变换句子,还可以交际性练习即根据学生的汉语水平,将所学过的一课或几课中的离合词用法进行归纳总结,并且设置出相应情景,让学生根据指定的离合词用法进行会话。也可以让学生通过小组合作的形式用指定的词语进行对话或是编写故事等等。通过多样的练习形式,逐步培养学生的语感。 有效的纠正 在讲清离合词的意义和用法,运用多样的练习形式巩固学生所学之外,教师还应当充分发挥自己的主导作用,在遇到留学生的偏误时,根据其偏误产生的原因以及是否影响交际,适时适当地对其进行纠正。遇到留学生经常产生的偏误时,教师必须适时地帮留学生复习相关的语法点,从而使留学生更好地掌握离合词。 参考文献 []刘珣对外汉语教育学引论[]北京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 []鲁健骥外国人学汉语语法偏误分析[]语言教学与研究,, []张淼淼离合词研究综述[]忻州师范大学学院学报,,

    上一篇:谈英语教学中的“新课呈现”

    下一篇:试析当前国家公务员考核制度改革现状